基金动态
绘画的自由——访青年艺术家邓凯华
发布者:艺术基金管理员发表时间:2020-05-22
字体大小:
保护视力色:

说起西部,你会想到什么?苍凉的黄沙,哒哒的马蹄,还是黄土高原上击响的安塞腰鼓?在邓凯华眼里,这些西部的苍茫雄浑,就是他想要的自由。

当高原的莽莽黄沙与蛋彩画的剔透色彩结合在一起时,会产生什么样的效果?邓凯华对此做出了一个尝试。

黑土地上的画家

邓凯华是国家艺术基金2018年度艺术人才培养(美术类)资助项目《油性蛋彩画创作技法人才培养》班上的一员。在这里,他和其他许多年轻的艺术家一起,对蛋彩画进行探索与创新。

“我从小就喜欢画画。”邓凯华说。幼年时,孩童涂抹的天性在父母的夸奖下得以延续,邓凯华坚定地走上了绘画这条路。学生时代,他家境并不宽裕,省吃俭用勉强维持学画的消费。

2006年,邓凯华参加了“风景·风情全国小幅油画作品展”,这是他第一次参加国家级展览,和国内的画家学习交流后,他更确定了自己的方向。一路跌跌撞撞走到现在,他经常自封自己是“草根画家”,对他而言,绘画是一个手段,一个拥抱自己的契机。

从开始学画到现在,邓凯华每天都坚持练习写生。他尤其热爱自然风光,但邓凯华对自然的热爱,并非一成不变地照搬,而是根据自己的内心描绘出自然的趣味。“我不认为自己画的是自然风光。自然是美的,但更吸引我的是自然背后的趣味。相比起眼睛和画笔,我更愿意用内心直接触摸自然。”

在绘画中,他这些关于自我的想法执着而鲜明,“贡布里希在《艺术与幻觉》里,说艺术创作是一种能量的释放,能量源自某些生活碎片不同的形式的碰撞。每个个体生命的生活经验不同,相互作用的形式也不尽相同,所以每个人的能量都是不同的,释放形式更千差万别,就形成了我们各自的艺术面貌。”也正因此,他的作品中,十分强调个体的生命体验,比如面对同一座山时,不同的人的体验和表达是全然不同的,因此呈现出的画面也是千差万别的。

这种呈现,在蛋彩画《塬》中,体现得淋漓尽致。


《塬》 蛋彩画 180×150cm 2018

《塬》 蛋彩画 180×150cm 2018

蛋彩画中的苍茫大地

蛋彩画《塬》画面所呈现的是西部生态地貌,苍茫与细腻在此展现得淋漓尽致。“黄土高原的山一望无际,挂满沟壑,像一串雄浑厚重的音符。仔细看,沟壑中又像包裹着被梳子拂过的秀发,给这块土地增添了无限的神秘色彩。再细看,当地人住的窑洞隐约其间。陕北的春天是褐色的,略带冷灰的沧桑和灰绿的生命感,不时几簇深灰,是倔强的香椿树,偶尔几点白,是山谷底洼处的樱花,点亮了这里的春天。”邓凯华说。这是他记忆中最深刻的黄土高原,也是蛋彩画《塬》的灵感缪斯。

在陕北大地厚重的历史文化、淳朴的民风和当地人近乎信仰的生命状态面前,邓凯华深感之前的绘画技法都显得略为浅薄,直到他遇到了油性蛋彩画技法,并开始使用蛋彩画绘制这幅蛋彩画《塬》。

为了尽量表达出他脑海里的黄土高原,邓凯华做了多方面尝试。“我做了这么多探索,目的就是去除一切对精神性的干扰,使作品与自然平行,又独立于自然之外。”所幸,他做到了。

“这幅画的完成过程,就像一个跌宕起伏的生命过程,不断经历意外与惊喜,看着它一点点浮现出最初的形态。”邓凯华说,他经历了不断的建立、推翻、重建、期待、失望、绝望、逢生……周而复始,循环往复,才能慢慢地接近内心那个波动的想法。因此,我们现在看到的《塬》,是在经历了二十多次全面覆盖之后的成果。

对邓凯华而言,蛋彩画已经不仅是一种绘画技法,更是一种精神和生活态度。“蛋彩画作品依托木板制作,工期就至少十几年。种树、选材、制板、风干、刨平、封胶等,每道工序都需要严格把关,每块木板上基底层至少涂刷十二遍胶液,每遍胶液的浓度有不同的具体要求,胶液之间的间隔时间有不同的要求,刷胶的走向速度也有明确要求。从这个角度看,蛋彩画是严谨且苛刻的。能做到这一切要求,已经不仅仅是绘画了,也许更是一种信仰。”

不得不说,蛋彩的调配和绘制是一个复杂的过程,在现代语境下,它的形式更加多重可变。邓凯华深谙这一点,因此在蛋彩画《塬》中,除了传统的矿物质色彩、蛋黄之外,他还使用了丙烯木炭条、纸、胶等;在绘画技巧上,除了蛋彩画常使用的层层罩染,也使用了直接画法、拼贴打磨等等;在画面形式语言上,尝试以平面分割的方式去除三维空间,弱化色彩,从而纯化作品的精神性。

多重可变性,使蛋彩画具有了更多的可探索空间。“和蛋彩画相比,当下的绘画艺术更多是快餐式的。如今绘画艺术跨界成为一种时尚,艺术门类之间的界限逐渐模糊,样式也逐渐多元化。如果能找到与丹培拉绘画技法和精神相结合的点,无疑会给绘画艺术带来更多亮点。”邓凯华说,对他而言,创作的过程不仅仅是不断学习的过程,同时也是打磨浮躁,不断成长的过程。

蛋彩画《塬》作品能够问世,邓凯华尤其感谢国家艺术基金的资助和为《油性蛋彩画创作技法人才培养》项目付出的专家老师们。“对于我来说,这是国家对自己创作能力的认可,我会明确坚定自己的艺术信念,并为之不断探索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