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动态
小团大作为——观淮剧《送你过江》有感
发布者:艺术基金管理员发表时间:2020-01-17
字体大小:
保护视力色:

“一个剧团出一部好戏并不难,难的是不断出好戏;一个剧目能够拿到一、两个奖项并不难,难的是如何形成自己的特色,走出一条品牌之路。”这种办团的理念以及对艺术创作的追求出自于盐城市淮剧团。多年来,他们以树立“盐淮”品牌,打造精品剧目,塑创品牌剧团,以精品立团,以精品树形象,以精品凝聚人心,以生产精品达到出人、出戏、出作品,作为剧团的建设宗旨,连续不断地推出多部在省内乃至全国具有较大影响的精品力作,如《鸡毛蒜皮》《是是非非》《十品村官》《二饼上城》《芝麻开花》《半车老师》等,获得了业界的关注和观众的热捧,取得了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的双丰收。

新近创作的大型红色题材现代戏《送你过江》,又让人眼前一亮。该剧依托渡江战役前夕苏中渔民支持渡江部队过江为大背景,从长江边卢荻村一户普通渔民家庭切入,以卢荻村女村长江常秀和解放军渡江部队教导员郭逸夫的情感命运为主线,通过一条船,一条江,一场战役,演绎了一个女人和两个男人的英雄情怀与情感抉择,完美呈现了渡江军民坚定的革命信仰和普通的俗情世理的人性撞击。全剧秉承盐淮一以贯之的“三小”创作理念,紧紧围绕大背景下小人物的思想、情感脉络纠葛戏剧冲突,展开舞台行动,以小见大地揭示出在特定的历史环境下,千千万万的中国人民为了新中国的最后胜利,付出了巨大的努力、奉献乃至牺牲,从而也昭示出人民选择共产党的历史必然。

该剧由一级编剧陈明创作,一级导演胡宗琪执导,著名淮剧表演艺术家何双林担任艺术顾问,淮剧名家程红、王雷、周建文、梁锦忠、王书龙等联袂演出。《送你过江》的艺术成就的达成,离不开每一位创作人员的努力。

如果说写凡人小事家长里短是编剧陈明最擅长的,那么写渡江战役这种气势恢宏的红色题材则会面临莫大的挑战。但他以四两拨千斤的聪明才智,巧妙地将宏大的战争叙事变为人物行动的背景,笔墨直指小人物在大时代面前的个体情感和人生选择,避免了主旋律作品中“公式化”、“概念化”的英雄人物塑造模式,为红色题材注入了鲜活的情感色彩,生命色彩。正如作者所说,“把一个江边女性的人生经历、命运浮沉、情感抉择,有机地植入到渡江战役这个大背景下,真实而又不失浪漫地表达出革命年代的个体生命意义,让剧中人真正走进现代人的心灵,得到当下社会的理解,让主旋律作品变得有意思、有意味。”据说其创作灵感来自于南京渡江战役纪念馆的一张照片,照片上长江北岸舟船相接,待命出发,占据大半画面的一条船上,清一色的小伙子荷枪实弹,船艄上俏然玉立着一个迎风掌舵的女性背影。就是这个令人一眼难忘的背影,给剧作家留下了无限的想象空间,让他创作出了如此跌宕起伏又真实感人的优秀作品。

剧本选材视角独特,聚焦准确,架构缜密,举重若轻,写人写情,天工巧成,充分展现了一个优秀作家所具备的思想高度、视野高度、人文高度和品质高度。在主旋律、红色题材现代戏一窝蜂、一个模式、一种套路、一副面孔蜂拥而至的今天,《送你过江》的横空出世,无疑给戏曲舞台带来了一番别样的景象。

独特的人物与人物关系设置为纠葛戏剧冲突为人物命运的走向打下了坚实基础。主人公江常秀是三岁时江老大从江里救命捡回家的童养媳,虽非亲生,却视己出。长大后,由于大儿子遭遇船祸,江常秀守了活寡。期间,她积极参加新四军举办的识字班,并结识了文化教员郭逸夫,随着知识的增长,眼界的开阔,二人的情感也默默地升温,怎奈当时彼此身不由己,一份情愫只能各揣心底。这为他们三年后在渡江战役前夕再次相遇时引发强烈的情感撞击,埋下了扎扎实实的伏笔。作为江老大家中唯一的女人,常秀二十多年的成长经历,不幸遭遇,持家能力,江老大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他心疼这个女儿,更认准这个儿媳,加上当时封建婚姻思想的作祟,他强行主张在渡江战役打响之前,让二儿子更富与嫂嫂常秀成亲结婚,以了结他心中多年的夙愿。这就为江常秀与郭逸夫再次相遇引发的人物情感撞击和个体命运走向,设置了基本的戏剧冲突,也是剧作家精心编织的人物背景与人物关系。纵观全剧,这条线编织得还不够严密,即逼婚的理由应再进一步强调,不应仅仅停留在传宗接代上。按理说,凭借当时虽不富裕但相对殷实的家境情况,江老大给二儿子更富另找一个年轻漂亮未结过婚的女人应该不成问题,可他为什么要执意逼迫成全这桩婚事?似乎应该再密密针线,比如是老祖宗留下的传统惯例;比如娶另外一个女人需要花费一大笔钱;比如他心疼常秀,跟上自己没过几天好日子,不想让她再嫁到别的人家受苦受穷;比如常秀通情达理,孝顺贤惠,精明强干,持家有方,他离不开更不想失去这样一个好女儿、好媳妇等等,如果把这个理由夯得再实一点,随后,江老大的人物行动指向就会更加明确有力,王进营长对郭逸夫所采取的一系列行为也必是顺理成章,更重要地是能把江常秀和郭逸夫属于个体的情感世界、人物命运,放在决定党和国家前途命运的重要历史时刻而相互撕扯,彼此撞击,从而造就特定历史时期、特定环境下、特定人物的命运选择。江常秀为了自己心爱的人选择了放弃,她以庄严的承诺“送你过江”,托举起郭逸夫的理想、江更富的成长、江老大的转变,她将个体的情感命运,置身于滚滚的历史洪流,呼喊出振聋发聩的时代之声。“送你过江”是江常秀的选择,更是全中国人民的选择。

关于郭逸夫的人物设计,也看得出编剧花费了不少心思。他是上海一家大户人家的少爷,念过洋学堂,十七岁参军,是一个坚定的革命者。这样的出身定位,首先为他出任教员提供了可能,另外也为他的思想相对开放奠定了基础,特别是他敢爱敢恨,敢于直抒己见的率真性格与虽然心里不平但必须服从命令的军人作风,与他的出身和经历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如第四场:

光启;郭逸夫垂头坐在背包上,小黄守在一旁。

小黄教导员(抹泪)我们说好的,一起打过长江去,迎接新中国!可你……就这样走了?

郭逸夫:这是党委会研究决定的,不走也得走。

小黄:再想想办法,譬如,我请豆花向他爷爷求个情,譬如,我求豆花她娘为你说句话,再譬如,你向更富叔赔个不是,再譬如……

郭逸夫:再譬如,我没有错,赔哪门子不是?

小黄:可不让你参加渡江,就等于剁了你的手脚啊!王营长说,在哪跌倒了就从哪儿爬起来嘛……

郭逸夫:我没有跌倒,怎么爬,往哪儿爬?小黄啊,我和江常秀之间是清白的!婚姻岂能转让,爱情不可捆绑!可就在这眼皮底下,连一个妇女干部都解放不了,还要我们这些共产党员干什么?

一段简短的对白,把人物此时此刻的所思所想,性格特征活脱脱地呈现了出来,同时也让人物自身的思想局限显露无疑。毕竟决战在即,是解放一个被封建思想制度捆绑的女性重要,还是解放全中国重要,在这个问题上有点感情用事,混淆了主次。这就是作家刻意塑造的有血有肉,有情有义,有点瑕疵但真实可信的鲜活人物。

江老大作为全剧矛盾冲突的制造者和推动者,他的作用不言而喻。他是苏中江边远近闻名的船老大,具有极强的影响力与号召力,他受传统封建思想的影响较深,刻入骨髓的家族观念与小富即安的心理,造就了他既渴望天下太平,传宗接代,又不愿豁出老本去赌余生,为了阻止常秀与更富参加渡江,他决定用完婚把他们拴住,为了顾及日后的生计,他捐出小船把大船藏匿。当他感觉到是郭逸夫的出现直接导致了常秀与更富的关系变化,便毅然决然地当面指责,并要挟如若郭逸夫再不收敛,就会找司令员当面理论。为了保住郭逸夫的军装,营长王进不得不向江老大作出保证,不得不忍痛作梗将郭逸夫临阵雪藏。眼看着心爱的人因为自己受到牵连而不能实现最终的愿望,江常秀痛下决心,答应公爹,即日圆房,她宁可以牺牲个人情感命运为代价,也要把心爱的亲人送过江去。正是在这种大爱的感召下,郭逸夫傲然屹立船头,江更富从彷徨中挺身而出,江老大也在羞愧里幡然悔悟,实现了他们人生各自的心里过江。只是从现在的舞台演出处理来看,江老大的转变契机设置的略显简单仓促,只从洞房外听到儿子更富与常秀的对话,就让他瞬间转变,显得草率仓促,让人难以置信。作为全剧主要矛盾的制造者、推动者,我以为他的转变应该再醒目一点,突出一点。如果,在江更富和江常秀下场之后能够给江老大提供一个独立反思的心理空间,也许人物的思想转变脉络会更加合理清晰,加之下一场被敌军炮火炸伤眼睛后,常秀的拼死相救,郭逸夫带卫生员来为他包扎疗伤等一系列行为,终于感化了他,使人物最终得以彻底转变。

另外其他几个人物,由于篇幅有限,不再赘述。

关于二度创作,我认为整体的舞台呈现是完美的。主题突出,思想鲜明,舞台行动指向明确,舞台调度语汇清晰,舞台节奏流畅明快,时空转换灵动自如,场次铺排重点突出,人物塑造准确到位。如果能在群体场面的戏曲化处理上多下功夫,可能效果会更好。

关于演员的表演,盐淮人多年的现代戏积累为演员的表演打下了非常扎实的基础。全剧有名有姓的人物共有七人,无论是红花还是绿叶,都绽放出自己的光彩。饰演豆花的何秋花和饰演小黄的邢琛,扮相俊美,青春靓丽,对人物的解读和把握分寸得当,展示出了一代青年演员的勃勃生机;饰演王进的王书龙,是梅花奖获得者,他不计名利,甘为人梯,为了扶持和培养年轻演员,心甘情愿地当起了配角,王进营长虽然在全剧戏份不多,但所起的作用不可小觑,特别是在与郭逸夫的人物关系把握上,王书龙时而诙谐幽默,时而紧张严肃,时而语重心长,时而关怀备至,把战友情、兄弟情、革命情演绎的入骨三分,恰到好处。特别是他那一大段“你生在豪门之家大上海”发自肺腑的心声演唱,给人留下了回味无穷且难以忘怀的印象;饰演江老大的梁锦忠,扮相魁梧,嗓音洪亮,表演洒脱,颇有老大风范,他准确地把握住人物的性格特征,在一张一弛亦刚亦柔的总体把控下,塑造了一位执拗自负,颇有心计的船老大形象;饰演江更富的周建文,对人物的理解和刻画比较到位,从唯命是从的乖孩子,到挺身而出的大丈夫,一夜之间他经历了人生自我的蜕变,坚定地走上了革命的道路,他在每一个人物细节的转折点上都拿捏的恰到好处,颇见功力;饰演郭逸夫的王雷,唱念做舞比较全面,得天独厚的综合素质,为他塑造人物提供了强有力的条件和保障,他饰演的郭逸夫干练洒脱,爽快豁达,重情重义,有血有肉,无处不散发着军人的气质,文人的气息,浪漫的色彩,理想的光芒;饰演江常秀的程红,作为盐淮当今花旦的后起之秀,她通过自己的努力,把一个江边小女子逐渐成长为一个有理想、有信仰、有追求、有大爱,坚定的革命者的心路历程、情感历程,演绎的淋漓尽致,真切动人,特别是在最后一场,江常秀面对亲人、爱人与许许多多同志的相继离去,悲从中来,情难自抑,一口气,五十句,字字珠玑,句句深情,如泣如诉,如雷贯耳,把一个女人积压在心底的全部情愫、不尽思念、无限祝福、美好祈愿,排山倒海式地倾泻了出来,把全剧推向高潮的同时,完成了人物形象的塑造。

总之,盐城市淮剧团是一个值得关注,值得尊重,值得敬佩的剧团,他们不断用优秀的作品证明着他们的努力进取,成长壮大,《送你过江》恰恰是最佳体现。


(作者系中国戏曲导演学会副会长,中国戏曲学院导演系原主任、教授裴福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