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动态
应得大美之文状写的时代精英
发布者:艺术基金管理员发表时间:2020-01-13
字体大小:
保护视力色:

(一)

命笔伊始,有必要扯开一点,讲几句似乎离题又不得不讲的话。记得在某次研讨该剧时,有专家提出疑问:我们是否有必要研造原子弹?众所周知,原子弹首先由美国研造成功,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对日本帝国主义战争狂人以致命一击,也给日本人民造成重大灾难。稍后,苏联也造出了原子弹,由此确立了美苏在两个对立阵营中的霸主地位。

一九五一年,朝鲜战争爆发,战火烧到了鸭绿江边,经过艰苦卓绝的战斗,迫使美国坐到了“三八线”停战的谈判桌上。时世多艰,苏联的赫鲁晓夫上台,中苏关系发生变化。国际形势风云变幻,“核讹诈”成为悬在中国人民头上的一把魔剑。在此国际背景下,党和政府下定决心要造出原子弹,一是抗美援朝那场战争中打出了中国军队的威风,二是我们造出了自己的原子弹、氢弹这两件事,稳定了半个多世纪的国际大势,遏止了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发生。以战止战,这就是战争的辩证法。原子弹就是现代战争的一把利剑,敌人手中拿着剑,你就必须也拿起剑,否则就无法制止敌人的疯狂,就要匍匐在敌人的脚下。

(二)

文艺是时代的号角,国民精神的灯火。数千年来,弘扬民族正义,讴歌时代英雄的优秀作品,在人类文明的宝库中闪耀着璀璨的光辉。然而,瞩目当今文坛,并非尽善尽美。新时期以来,在改革开放政治、经济、文化蒸蒸日上的大好形势下,拜金主义、极端个人主义、否定传统、解构崇高的观念,“不屑于表现自我以外的任何东西”、只热衷于展示“自我的内宇宙,潜意识”的做法,也曾喧嚣一时。近年来,习近平同志在文艺工作座谈会、第十次文代会、第九次作代会等重要场合,反复指出要弘扬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要以人民为中心,讴歌新时代,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广大文艺工作者,积极深入生活,扎根人民,涌现出一大批讴歌革命,赞美英雄,展现新时代、新生活、新人物的优秀作品。正是在这种昂扬向上的创作热潮中,黄梅戏《邓稼先》这类展现老一代科学家的不朽业绩和崇高精神品格的作品应运而生。这是社会主义文艺的题中应有之义,是当代文艺家的社会责任和历史使命。

(三)

如同攀登高耸的珠穆朗玛峰,那是非常人可及的艰险壮举,要将邓稼先等科学家精英的伟岸形象和丰功伟绩搬上戏剧舞台十分不易:一是因为他们博大的胸襟、崇高的精神和深邃丰富的情感世界是常人所不易探寻与把握的,二是他们的工作和生活往往缺乏戏剧性,而戏剧性却正是戏剧作品的必备要素。令我们倍感欣慰的是邓稼先等科学家的形象竟然生动地呈现在了由安庆黄梅戏剧院创演的舞台上,这一创作集体(院长韩再芬、编剧余青峰、屈曌洁、导演张平、作曲陈庆华、配器董润淮、舞美设计章抗美、灯光设计周正平、服装设计陈向群、主演刘国平等)所展现的“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不畏艰难、勇攀高峰的思想境界与敬业精神是令人十分钦佩与赞许的。剧作采用传记体叙说方式,就目前的舞台呈现而言,可圈点之处略为:

其一,展现了一代科学家精英的群像。大幕开启,首先呈现在观众面前的是一众手提皮箱、高唱着“归来了,我的祖国,归来了我的故乡,国人要自强,男儿须担当”响亮歌声的男儿。海外归来的知识青年,在天安门广场、五星红旗下自报家门:我是钱三强、朱光亚、钱学森、程开甲、郭永怀、王大珩、邓稼先!豪放的主题歌声抒发着他们即将献身祖国科技事业的澎湃激情:“中国男儿,中国男儿,要将双手撑天空。长江大河,巍峨昆仑,古今多少奇丈夫,碎首黄尘,燕然勒功,至今热血犹殷红。”作为剧作主人公的邓稼先是这个精英群体的一员和代表,在研制原子弹的攻坚场面中,钱三强、钱学森、郭永怀、周光召都从不同的角度闪烁着光芒。

剧中最感人的一场戏是郭永怀的牺牲。戈壁荒滩,胡扬树前,空气凝固,寂静无声。郭永怀因飞机失事,壮烈牺牲的噩耗撞痛着邓稼先、周光召及众科技人员的心胸,也激励着每个人壮志豪情:郭永怀与警卫员在飞机坠地前的一刹那将机密文件包拥抱在怀中,人烧焦了,文件包却完好无损。人们在极度的悲痛中,仿佛看到了他的身影,听到了他的话语:“同志们,现在我走了,我的魂还留在我们一起奋斗的戈壁滩上,永远和你们在一起!”邓稼先:“永怀,我知道,你没有被烧焦,你只是化作了一棵胡扬树,激励我们奋斗到底!”

如剧中:

众人:

你就是,千年不死、死而不倒、倒而不腐的大漠胡杨,风霜摧折更坚强。

顶天立地有信仰,生生死死不迷茫。

有你坚强的目光,我们焉能再彷徨。

有你神奇的力量,我们焉能再悲伤。

只有心往一处想,为国铸剑豪情万丈,攻坚克难,蹈火赴汤!雄壮歌声震旷野,激荡豪情干云霄!

剧作构思的缜密,还在于尾声的呼应:序幕中邓稼先等一众青年科学家再现舞台,被核辐射以致病危的邓稼先说:“我们不爱武器,我们爱和平。为了和平,我们需要武器。假如有来生,我仍选择这个事业,选择我的祖国!”新时代的一众青年科学家上场,响起了同样的声音:“归来了,我的祖国!归来了我的故乡!”同样的主题曲回荡,前仆后继,奏响着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时代强音。

其二,揭示了邓稼先等前辈们以身报国的内在动因。时势造英雄,邓稼先这一代科学家,是时代的产儿,他们的家国情怀是伴随他们的生命历程而来的。剧作找到了表征他们这种家国情怀的舞台形象——圆明园,使之成为时刻激励他们忘我奋击的心象,不竭动力的种子。剧中邓稼先在生命的最后时刻与爱妻重游圆明园时,对妻剖心迹:

邓:圆明园这个地方,当年我一待就是一整天。

妻:你又不是来看风景的。

邓:断壁残垣,破败凄凉,引人无限伤感,勾起了中华民族的创痛......

妻:你隐姓埋名二十八年,只为了治愈刻骨铭心的创痛!

邓:百年成毁何匆促,四海荒残如在目。

妻:这是清末诗人王闿运的诗句。

邓:千孔百疮,一个废墟。这就是那个任人宰割的年代,留下的惨痛代价!废宇倾其君好看,艰危始识中兴难。

妻:......我多想,你的生命,多留几年!

邓:我也想,多留几年......只为了堂堂正正做个中国人,做个中国人,有底气、有地位、有尊严。再不惧,耀武扬威,烧杀抢掠,再不用,低三下四,婢膝奴颜......

只为这一天,争分夺秒来攻坚,

只为这一天,虚名浮利都看淡。

只为这一天,纵然马革裹尸还,

只为这一天,五星红旗更鲜艳,神州大地无硝烟,家家户户尽开颜,邓稼先此生无憾可长眠。

其三,抒发了邓稼先深邃丰富的情感世界。剧作在浓墨重彩地书写邓稼先以身殉国的壮志豪情的同时,也深情蜜意地状述了他深邃真挚的情感世界。这里有战友情、母子情、夫妻情:郭永怀牺牲的噩耗传来,他强忍巨大的悲痛,激励战友们以郭永怀为榜样,让自己的青春热血燃烧的更旺,像屹立千年的大漠胡杨一样,更加坚强,为国铸剑!母亲病危,领导给他两天假返京探视,因核弹爆炸实验在即,他毅然坚守岗位。夜间,母亲的慈颜在邓稼先的脑海中浮现:

邓:妈,你给我讲的岳母刺字的故事儿从未忘记。你莫走,听儿说,未曾开言泪婆娑。一弯月亮如刀刃,割在儿的心窝窝。

母:稼先啊,你不必说,娘心里,明白着。无论何时何地,无论你做什么,你一定,殚精竭虑,为祖国,赴九泉,娘心里,笑在心窝。

邓:曾记得,我怕冷,睡觉不安妥,娘总是先为我捂热了被窝。而今天,千万万,莫要睡着,儿多想也为娘,暖一次被窝。曾记得,我幼时,老是吃多着,娘总是,一只手,把我的肚儿摸,一边搓,一边揉,肚儿不再胀,一边搓,一边哼,故乡的儿歌。

柔情缠绵,情深意浓,而报国之志亦坚:“抛洒一掬泪,孝子不能归。仰天以告慰,为国报春晖。”

邓稼先在接受研制核弹初始,归家与爱妻辞别,牵着妻的手,深情地说,你看今晚的月亮真圆呐!

今夜月亮分外圆,清辉万里泻人间。

圆时欢欣缺时憾,千头万绪怎开言?

我多想一家人,相依相伴,

我多想,夫妻俩,厮守缠绵......

当他向妻子讲明自己肩负了国家交给的捍国威、保民安的重大使命后,同样以国事为重的妻子哽咽着喊道:“我支持你!”二人紧紧相拥,唱着各自的心声:

邓:因为我爱你,所以难舍你。

妻:因为我爱你,所以支持你。

(伴唱)无须盟誓对天地,不必痴情泪迷离。

只一声,支持你,语不惊人心不移。

离别二十八年,以绝症之躯与妻子再牵手:

妻:有多少话儿想对你说,有多少自豪埋在心田......

二十八年盼也盼,终于把你盼回了身边。

回身边,只想和你常相伴,我多想,你的生命,多留几年!

邓:我也想,多留几年,陪着你,手牵手,漫步湖边;

我也想,多留几年,罗布泊,戈壁滩,再写新篇。

若非你,支持我,我怎能,一步一步到今天?

鲁迅有言:无情未必真豪杰。有情有义才是完美的人生,才是可敬可亲的大英雄。

其四,凝重沉藉、壮怀爽朗的舞台呈现。黄梅戏原是擅长于民间民俗、轻松活泼的地方小剧种,新中国诞生后勃发出旺盛的生机,尤其新时期以来,其表现领域和艺术风格有了很大的拓展与提升,不仅擅长于民风民俗家长里短,也涉足于家国情怀的庄重题材,这是一种可贵的自我挑战、努力提升、积极进取的艺术精神。黄梅戏表演艺术家韩再芬和她所领导的安庆黄梅戏艺术剧院为之作出了卓有成效的艺术实战,《邓稼先》这部剧作的问世,就是其这种精神的新成果。

在当下,要将邓稼先等一代科学家的业绩、品格、精神展现在舞台上何其难啊!但他们知难而进,取得了阶段性的成功。整体的舞台呈现庄重大气,布局规整,开阖灵动,进退有据,呈现出一种凝重沉藉、壮怀爽朗的艺术景观。以胡杨树为支点的戈壁大漠和残缺而雅淡的圆明园为主题构图的舞台布景,突出了主人公的精神境界和情感状态。音乐唱腔在保持黄梅调本色的根基上融入昂扬激进的时代旋律,间以现代歌曲,听来刚劲爽朗,而又不失阴柔甜润之美。演员阵容整齐,都很称职,饰演邓稼先的刘国平和饰演邓妻许鹿希的吴美莲,尤佳。他们对人物心貌情态的内在体察和行体举止的外在表现,深邃细腻,素雅讲究,不温不火,动静得体。两人尤以唱功见长,刘国平嗓音刚亮浑厚,韵味圆润醇浓,小生、须生兼擅,适应性强,曾饰演《天仙配》、《孟丽君》、《寂寞汉卿》、《徽州往事》等不同行当性格人物。吴美莲系韩再芬入室弟子,在《天仙配》、《女驸马》、《寂寞汉卿》、《泪洒相思地》等均有上佳表现。二人在该剧中配合默契,饰演这一双精英夫妻,刚正不失平易,激情不失雅静,浓而不俗,甜而不腻。同样,刘国平在思念母亲的幻觉中母子对话的场面,唱、念、做、舞,情真意切,感人至深。全剧中每当刘国平(邓稼先)和吴美莲(许鹿希)大段抒情歌唱时总会赢得观众的热烈掌声,当是最权威的奖评。

诚然,状写邓稼先这一代科学家精英的业绩、品格、精神可以有不同的视角、选择和章法。该剧这种似传略式的叙说,一是在戏剧结构上,内在肌体的交织还欠浑然一体;二是对邓稼先的思想境界、情感世界的开掘上,尚有待深化。新中国高科技元勋们的精神不朽,彰显他们的艺术作品道远且长,我们期待着状写他们的大匠手笔、大美之文呈现在新时代的舞台上。


(作者系中国戏剧家协会原党组副书记、秘书长王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