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动态
演绎历史风云,传承爱国精神——话剧《北京法源寺》“二改”专家修改会在京召开
发布者:艺术基金管理员发表时间:2020-01-16
字体大小:
保护视力色:

2019年12月19日上午,国家艺术基金2017年度大型舞台剧和作品滚动资助项目话剧《北京法源寺》“二改”专家修改会在北京召开。编剧、导演、表演、舞美设计、理论评论等领域的专家学者,本着精益求精的态度,围绕作品的主题内涵、剧作结构、人物塑造、舞美造型等方面,与主创人员进行了深入细致的交流。

再现历史事件,彰显家国情怀

话剧《北京法源寺》改编自李敖的同名小说,截取原著中1898年9月11日至21日十天时间,通过光绪召见康有为、维新变法的主张形成、谭嗣同侠之大者的风范、梁启超西学求新的追求等进行演绎,展现了这一时期历史人物的精神面貌。主创团队耐心考证、用心打磨、几易其稿,以话剧的形式将这段历史再现于舞台,让当代观众真实地感受到中华民族的家国情怀。

“经过认真研究之后我们才发现,《北京法源寺》的核心并不是忠义、生死、世俗、毅力等等,而是‘戊戌变法’,以及由此折射出的深刻的爱国主义情感。”该剧导演兼编剧田沁鑫这样表示。

讲好历史故事,奉献时代精品

与会专家对话剧《北京法源寺》的舞台艺术呈现予以充分肯定,普遍认为该剧作为历史正剧,在尊重历史的前提下完成了与现代人的对话,在娱乐性的基础上又不失深度和格局,具有较高的艺术价值和思想价值。如《人民日报》文艺部原主任、高级编辑刘玉琴认为,“《北京法源寺》在内容组织、情节逻辑、表现手法等方面都有大胆的突破,是传奇、政论和豪侠之气的集合,演出了中国历史上爱国志士的热爱、激情及献身精神。”原总政治部话剧团团长、一级编剧孟冰提出三点评价:一、《北京法源寺》是近年来话剧舞台上难得出现的优秀作品;二、作品的思想内涵包含对历史文化的思考,是新一代艺术家对民族文化的理解、热爱,以及历史责任感的具体体现;三、作品符合戏剧本质的体现,精致巧妙的舞台与多种手段的融合,彰显了戏剧舞台假定时空的魅力。中国国家话剧院一级演员李法曾也表示,《北京法源寺》在思想性、艺术性、价值取向上实现了有机统一。

本剧对复杂历史背景和现代舞台呈现的平衡处理得可圈可点。中国戏剧学院教授张先指出,“《北京法源寺》不是讲述历史的历史剧,而是处理历史的历史剧,把对历史的解读,尤其是对历史人物的解读作为创作的重点,既体现了创作者们厚重的历史责任感,又比一般的同类题材更有价值。”中国戏剧家协会《剧本》杂志社原主编温大勇也表示,历史剧不是历史教科书,不是所谓历史真相的舞台表述,而是创作者对历史独到的思考、解意及艺术表现,《北京法源寺》出色地完成了这一任务。中国文化报副总编辑、高级记者徐涟进一步谈到,“李敖原作奠定了深刻的思想基础,但是搬到舞台上的话剧《北京法源寺》不止于改编,而是导演的重新创作。这是历史正剧对历史的严肃思考。”中国作家协会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教授吴义勤则在此基础上肯定了作品的深度,“它的深度是对于历史的表现,这部话剧让我们看到对历史的尊重,更重要的是与历史对话的关系。”

“已识乾坤大,犹怜草木青”,从历史中把握人物,从历史中解读人物,在舞台上展现人物,是《北京法源寺》在人物塑造中的成功经验。李法曾认为,“《北京法源寺》在深度思想中展现情节、刻画人物。主要人物个性鲜活,康有为、梁启超、谭嗣同、光绪、慈禧、亲王等一系列的人物,塑造得真实可感。”吴义勤表示,“戊戌变法的人物从历史、文学层面都是定形化的,话剧《北京法源寺》增加了很多人物,同时比我们平时了解的人物形象更加丰满。”

正如田沁鑫所言,从李敖先生原著小说到戏剧剧本的改编,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从目前的成果来看,中国艺术研究院话剧研究所原所长、研究员刘彦君表示,“本剧的改编对原著非常尊重,与李敖先生的小说存在高度的契合点,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同时,本剧的创新性很强,既包含对西方叙事技法和语汇的界定,也有虚拟手法的运用。如非线性的结构设计,内心独白式的台词表白,戏里戏外的时空处理等。”

另外,中央戏剧学院导演系原主任、教授姜涛对作品达到的艺术高度表示肯定,并提出殷切希望:希望将作品的创作和表达上升到美学高度,对世界戏剧作出具有明显东方美学特征的中国式贡献。

吸收专家意见,不断打磨提高

任何优秀的艺术作品都不是一蹴而就的,而是需要反复打磨,不断提高。遵循这一创作规律,与会专家主要围绕《北京法源寺》的剧作处理、人物塑造及台词等方面,提出了进一步提高的建议和意见。

在剧作文本方面,李法曾认为,“《北京法源寺》中有关佛教的内容过多,需要将佛教与变法的关系处理得更清楚、顺畅一些。”吴义勤进一步表示,佛教的内容需要切入人物的性格和世界观,凸显其对人物历史选择的影响。另外,话剧情节的戏剧性需要再强化,不能让台词、人物、心理独白充当主要的情节。北京演艺集团原总经理吴然认为目前作品的叙述时间很长,人物很多,在剧作上可以进一步增加主要人物的时间,压缩次要人物的时间,以凸显戏剧层次,并在现有的空间内探讨更多可能。中央戏剧学院教授黄海威也认为,“作品完成了对历史事件的舞台空间呈现,但是可以尝试建立更多的可能性,包括人物的思想、特点、背景等种种心理空间。”从人物塑造角度来看,张先希望在作品的现有基础上多给作品中的边缘性场面和人物一些焦点,使作品同时成为一部表现特殊人物心灵内容的心灵史剧。吴义勤同意这一观点,指出作品的主要人物突出,但过渡性人物过多显得符号化,需要再深入挖掘。刘玉琴则表示,“作品中康有为的形象设计得很有特点,但目前略显疯癫。如何把握分寸,让历史人物有趣又有历史质感,需要主创团队再思考。”

在台词表演方面,姜涛认为,“《北京法源寺》台词多、说得快,是该剧的优点,应该予以保留。”李法曾进一步表示,台词说得快的同时要口齿清楚,更要与人物的内心世界相吻合。孟冰提出,台词的多少与快慢不是主要问题,而是该剧的一种形态和表达的方式,需要保证的是与观众的交流关系。吴义勤指出,“作品在现有基础上可以增加一些潜台词,深入挖掘可回味的空间。”

田沁鑫表示,国家艺术基金的资助和支持帮助剧团走得更远,修改会上提出的意见和建议切中肯綮。作品要达到审美理想和思想内容的高度结合,必须经历艰苦创作的过程,只有经过反复打磨,才能让《北京法源寺》真正成为无愧于时代的精品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