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动态
坚守初心,汇聚艺术之虹——评剧《藏地彩虹》“一改”专家研讨会在京召开
发布者:艺术基金管理员发表时间:2019-08-07
字体大小:
保护视力色:

2019年7月22日上午,国家艺术基金2019年度大型舞台剧和作品滚动资助项目评剧《藏地彩虹》专家研讨会在北京召开。理论评论、编剧、导演、表演、音乐作曲、舞美设计等领域的专家,与《藏地彩虹》主创人员进行了深入交流。大家赞剧目、谈问题、提意见,只为让评剧《藏地彩虹》更加璀璨。

抒写心灵弦歌

评剧《藏地彩虹》根据北京榜样——北京安贞医院小儿心脏内科副主任顾虹、北京援藏医疗队以及其他行业援藏干部的先进事迹创作而成。

中国评剧院院长侯红介绍,《藏地彩虹》立项于2014年底,至今已在北京、西藏等地进行了百余场演出。5年来,主创团队先后5次进藏采风,跟随援藏医疗团队到海拔近4800米的班戈县,克服了高原反应等种种身体不适,通过实地考察积累了大量创作素材。除了跟随援藏医疗团队实地了解工作环境之外,他们还把采风中感受到的很多援藏故事融入其中,使剧目更加温暖人心,如老一辈修公路,年轻一代筑铁路,新时代医疗援建架心路,通过两代援藏人的故事,展现了中国共产党对西藏发展的关怀和支持。

中国戏剧家协会《剧本》杂志原主编、编审温大勇曾三次进藏,亲身体会到援藏干部工作的艰辛和不易。他指出,该剧的创作一方面要依托于真人真事的现实基础,另一方面要满足戏剧创作的要求,创作难度确实很大。但主创团队能够多次进藏实地考察,以“汉藏一家亲”的视角,用艺术的形式给藏区人民带去关心、关怀、关爱,足见他们坚守初心,勇担使命。人民日报文艺部原主任、高级编辑刘玉琴也表示,“这类题材创作既需要有生活积累,也需要提炼和超越。这是对艺术创作功底的考量,主创团队选择这一题材可见他们的勇气、能力和艺术担当。”河南省文化艺术研究院原院长、一级导演李利宏直言:“这是一个高难度题材。难在既是现实题材、真人真事,又需表达医疗行业的特点。观摩该剧之后,要向《藏地彩虹》的主创团队、医疗工作者以及广大的援藏干部致敬。”上海戏剧家协会主席、一级演员杨绍林表示,《藏地彩虹》将评剧与藏族音乐、舞蹈和藏戏有机融合,富有新的审美意义,抒写出一首讴歌医者仁心、赞美生命的圣洁之曲。

多方支招调整叙事与抒情

刘玉琴表示,这部作品本身具有较大的戏剧冲突,但目前看下来还是有些平淡,“究其原因,我认为是节奏上的铺陈不均衡,矛盾冲突的设计、节点和重点不分明,有的地方有些拖沓,该起的冲突没起来,反而转去抒发人物的内心感情了。”如,在梅朵表达要舍命生孩子时、方医生暴雪中寻找达瓦时、德吉奶奶和方医生回忆50年前时,都有大段的唱词,虽然唱得很好,但跟戏剧的冲突和观众的期待没有达成一致,没有产生共振,没有满足观众希望看到的悬念解决。

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秦华生也表示,这部戏虽然好看,但是不够打动人。这部戏的矛盾在于先心病患者达瓦和孕妇梅朵的生命安危,以及方丹医生对他们的救护。他们的生与死是维持戏剧悬念冲突和矛盾的点,要抓住这一点,把戏剧的矛盾和冲突写充分。他建议,增加暴风雪中救方丹的戏份,同时把这场戏的戏剧动作及层次梳理清楚。

福建省芳华越剧团团长、一级导演黄国庆则指出,这出戏整体看来很震撼,气势恢宏,有很多展现地域特色和民族风情的大规模场面,这势必会冲淡故事叙述和内心情感的表达,这两者之间要把握好一个度。“这也是为何我们会觉得这部作品在情感上不够动人或矛盾冲突不够激烈。”他还认为,这个作品可以把一些没有必要的枝节再简化一些,强调戏曲的“音诗画”风格。

在同样的问题上,李利宏从剧本的角度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他认为,戏中的叙事和抒情,有时一致,有时不一致,这一问题几乎每场都有。“我们是否可以转换思维,探索一种新的叙事方式,让作品既不失抒情叙事、散文诗化的整体追求,又不至于为了抒情而停滞,这样整部作品就会更加流畅、完整。”

中国戏剧家协会《剧本》杂志社副主编、编审武丹丹也认为,情感浓度不够,还在于主人翁形象的塑造上。还原到人物本身、落实到具体的戏剧行动上,目前对方丹的挖掘还不够。一方面,既可以写援藏医疗队的个人价值实现、精神获得感等;另一方面,对方丹的医生身份、母亲身份、女儿身份等多重身份可以有多方位的展示和挖掘。

推敲细节提升剧目张力

表演方面,北京市河北梆子剧团团长、一级演员王洪玲指出几处可以改进的细节:如第四场中有20多位舞者代表着雪的出现,让人感觉出戏。即便这样的设计是为了方丹唱出一大段咏叹调,但难免有些刻意,不够自然流畅;手术室外用打击乐表现紧张的情绪,显得较为混乱。

音乐方面,中国戏曲学院音乐系系主任、教授谢振强表示,这部作品的音乐对其“诗画”呈现起到了重要作用,评剧与藏族音乐融合比较自然。但唱腔太重也会破坏戏剧的意境。他建议,在意境追求、美感追求、精神追求等方面对音乐和唱腔再做一些提炼和调整,把音乐上的薄厚、远近表现出来,形成对立和张力。

舞美设计方面,中央戏剧学院舞台美术系教授章抗美指出,舞美艺术的假定性和现实性,是做好舞美设计的核心逻辑。他建议舞美设计要尊重照顾观众感受,让观众能够看得清楚、明白。国家话剧院一级舞美设计刘科栋建议,目前剧中所营造的藏族文化的神秘感还不够;在彩虹意象的提炼空间上,可以考虑通过一些别的层面来呈现;雪舞的戏份也可利用科技手段表现,显得不那么“干”。

北京演艺集团总经理助理董宁表示,《藏地彩虹》聚焦援藏医疗队以及其他行业援藏干部的感人事迹,相信创作团队在听取专家意见后,能够坚守艺术创作的初心——坚持正能量,精心打磨这部作品,力求使这部作品无愧于时代、无愧于人民、无愧于民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