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动态
用水彩捕捉生命的片段——访青年艺术家鲍军涛
发布者:艺术基金管理员发表时间:2018-03-23
字体大小:
保护视力色:

“鱼”是常见的绘画题材,青年艺术家鲍军涛则选择了“风干的鱼”为题材。有人评价鲍军涛“极力让自己的作品不像水彩不像油画”“乐于追求画面形式感且乐于探索绘画语言”。他的作品《风干的记忆》在画面中运用了“圆弧形”元素,意在取天、地、鱼的宏观意象,表达对风干状态下的鱼的深层次意义的思考。这幅作品在获得国家艺术基金青年艺术创作人才一般资助项目后,2017年再次入选滚动资助项目。

《风干的记忆》系列  水彩

《风干的记忆》系列 水彩

鲍军涛说自己在创作过程中一直在追求“一种绘画的直觉”“酣畅淋漓的表达”和“一气呵成的整体感”,从而让画面呈现“减法”状态和情绪化特征。

他认为,水彩语言的艺术造型观念在中国的发展,经历了从“再现性”到“表现性”甚至“抽象性”,由注重客观描摹的“应物象形”到注重主观达意的“立象尽意”之历程。“绘画是传情达意的艺术,需要我们用心灵饱蘸笔墨,用画笔品味生活。若无生活这一源头活水,艺术之花终究会凋零枯萎。”鲍军涛说。

虽然作品曾入选第十一届全国美术作品展等全国性展览,也获得了国家艺术基金青年艺术创作人才滚动资助,鲍军涛称自己仍只是艺术道路上的学童,“取得了一点成绩,谈不上有什么成就”。他觉得自己的作品仍有不足之处,“东西方的经典作品立在那里,我还需要不断学习。”

在创作《风干的记忆》时,他曾沿着丝绸之路一路西行,对沿途的风土人情颇有感触。他计划对丝绸之路进行继续考察,争取创作出一系列作品。“我就是想画画,把内心想表达的画出来。”

记者:您的水彩作品《风干的记忆》的创作初衷是什么?

鲍军涛:首先,地球上最古老的生命源于海洋,鱼类是生物进化的重要部分。从这一角度来说,鱼类与人类有着密切的渊源和联系。其次,我从小在海边长大,对大海和作为海洋生物的鱼类有着深厚的感情。近些年海洋污染事件频发,环境问题愈加突出,这更加激发了我的创作灵感和动力。《风干的记忆》系列作品便是对自然、对环境的关注以及对生命价值的叩问。

记者:您在创作过程中,有无遇到一些困难?印象深刻的创作片段是什么?

鲍军涛:我的创作过程还比较顺利。创作期间,我曾沿着“丝绸之路”到西北行进考察,印象最深刻的是在陕西神木博物馆。神木县是迄今中国最早发现恐龙足迹的地方。在那里,我看到,5亿多年前,当第一条“鱼”在寒武纪的海洋中诞生,物种悄然挺起脊梁,生命从此更加坚强;3亿多年前,鱼类中的一群“勇士”率先“登陆”,广袤的陆地从此不再寂寞……在丰富的生物演进史料前、在巨大的恐龙遗骸前,我再一次被深深震撼。鱼类作为生命进化的重要代表,承载着与人类的渊源,也暗合了我对“鱼”的思考和感受。

记者:该作品有何特别之处?灵感来自于何处?

鲍军涛:在《风干的记忆》中,我对画面的时间和空间因素进行了深入的探索,打破了具体的时空场景,并融入了一定的非现实因素,注重意境的表达和主题的升华;并在传统的水彩画语言中融入当代构成表现语言,在画面的形式、构图和色彩的处理上追求一种精神状态的永恒。这一灵感来源于我对表现主义,尤其是新表现主义绘画的研究,引发了我对时间和空间因素的思考。

记者:您在作品中所选择的“天、地、鱼”的宏观意象,以及“风干状态下的鱼”,基于何种哲学思考和艺术追求?

鲍军涛:在创作中,我通过对“鱼”的描绘,隐喻天、地、鱼和环境的关系;通过显现与隐匿的表现方法,抽象地表达自然生态与人类文明的渊源、鱼类等生物与环境的关系以及我对生态环境的关注,也隐含着人类进化、生存及发展的哲理性主题。

作品采用的是平面化的处理手法,经过提炼、概括、简化,强调构图变化的节奏和韵律,来展现空间的神秘性,具有形而上的思想性和精神性,着力于“物当人画”的内在精神,在洗练中见细致,于单纯中现复杂,表现出一种超然的精神境界和深层次的艺术追求。

记者:国家艺术基金资助项目的成功申报对您的创作有何影响?

鲍军涛:首先是对我创作的一种肯定,让我有机会、有条件对这一课题进行更深层次的探索。在项目的考察和创作过程中,也激发了我的创作思维,使我更加明确自己未来几年的创作方向。非常感谢国家艺术基金的支持,这对青年艺术家是一个很好的鼓励和扶持。

记者:国家艺术基金在全国范围举行了“中国艺术新视界”巡展,您的作品也在多地展出,您如何评价这一活动?

鲍军涛:这一活动展现了当代青年的思索和担当意识以及对当代世界的表达。青年艺术家深入中国本土现实与文化生活,以创新的视角、深厚的内涵和个性化的创作方式,引领当代美术创作的价值观与文化方向,为建构当代中国美术的时代精神与文化贡献出自己的力量。“中国艺术新视界”蕴含着当代中国文化精神的艺术新人和新作,体现了国家艺术基金对青年艺术工作者艺术创作的支持。